课不上了,我却欠了学霸君3万多元学费,每天被贷款机构讨债

原标题:课不上了,我却欠了学霸君3万多元学费,每天被贷款机构讨债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陈畅

刚刚过去的2020年,倒下了大批教育机构,其中包括优胜教育、IT兄弟连,迪士尼英语,以及曾在“在线1对1”教育赛道打下江山的学霸君。

“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要极力安置好老师员工,挽回家长损失。”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2021年年初发布的公开信中,做出了以上承诺。在公开信中张凯磊承认,学霸君还有5万多付费学员、3000多名员工、1万多名学霸君的教师以及100多家线下代理商。

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家长们在这个冬天,收到的并不是被机构退回的学费,而是第三方金融机构发来的催款短信。

教育机构和第三方金融机构的合作,采用“分期贷”方式付费,俨然已经是业内的“潜规则”。而一旦教育机构资金链出现问题,家长们面临的,则很可能将是退费无门、甚至背上还款债务的命运。

上不了的课,还不完的钱

“课早已经不上了,但学费我还要继续交。”在学霸君给孩子报名的宁夏家长燕子说。

早在2020年7月,燕子因为不满学霸君的班主任“经常不理人”的态度,再加上孩子的学习时间安排不开,决定从学霸君退课,并申请退款。“批下来比想象中快,”燕子说,“但一直到现在,钱还没有到账。”

更让燕子忧心的是,她是分期付款、“贷款交费”,这意味着,不但没上完的课程不能退费,她的背上,还担负着债务。

燕子向AI财经社回忆,她在2020年3月为孩子报名学霸君课程时,工作人员告诉她,如果一次性全款付不起,可以选择“分期付”,并提供给她一个个人支付宝账号。她向这个账号支付了3280元。该工作人员告诉她,剩下的3万多元学费将以借款形式完成,分12期还清,每月还款2460元。而当停课后,她收到了金融机构的催款短信,这才知道,这并不是“分期付”,而是她的身份信息,已经被拿去和金融机构办理了“分期贷”。

燕子和学霸君的交涉一直进行到了去年的12月,她突然发现,网上突然传出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的消息。

李一是一位和燕子一样申请了几个月退款的家长,她得知消息后立刻联系孩子的班主任,但班主任告诉她,“公司倒闭了”。之后,就和她断了联系。

大批的家长和老师们,涌向学霸君各地的办公点维权。在2020年12月27日,张凯磊证实了公司破产消息,但自称“未跑路、未失联”。

5天后的2021年1月2日凌晨,张凯磊在朋友圈发布了公开信,其中写道,学霸君的潜在投资人因为预估到了风险,不再投资,学霸君的“1对1”课程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但是,张凯磊同时承诺,“学霸君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并表示,接下来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安置好员工和老师,二是为家长找到承接的课程,极力挽回一些损失。51Talk、学而思、VIPKID等机构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接手了上千名员工,并垫付了12月的工资。

张凯磊表示,看到家长维权群的信息,他“心如刀绞”。但和他相比,家长们则是“心急如焚”。因为他们面临的问题不仅是退费无门,还有更多和燕子一样“贷款交费”的家长,还需要继续还款。

与燕子在同一个家长维权群的朱海梅说,自己是被“骗”进分期贷的。她说,自己于2020年5月分两次购买了学霸君共780节小学线上课,缴费时分别办理了两个分期付款,一个是8期、每月付2700元,一个是6期、每月付3270元。学霸君停课时,她的孩子上了170节课,还剩510节课没上。负责入学的班主任当时曾向她承诺,分期付款没有利息,且不满意可随时退款。

直到学霸君破产、收到催款短信时,她才和燕子一样恍然大悟。但她此时再找班主任,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句:“我已离职,无能为力。”

朱海梅告诉AI财经社,她手机里的催收短信分别来自易可分和幸福消费金融两个贷款机构。她担心自己已经上了金融机构的催款“黑名单”,但在学霸君停课以后,她在公安机关的建议下,和其他家长们协商约定,没再还过一分钱。但也有其他家长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自己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十几个催收电话或短信,已经严重影响了生活状态。

“学霸君的这个贷款,我们迟交一天,利息就要多出20多元。说是教育分期,这难道不是高利贷吗?”燕子质问。

北京京腾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告诉AI财经社,这部分家长在付款时,并没有电子合同、授权签字行为。但由于贷款办理已经成功生效,因此他们接到金融机构的催款短信,也是正常的。理论上,对未学习的课程,家长们可以向机构申请退款;但因为是贷款,则需要先由家长正常向贷款机构还款,然后再向教育机构索取剩余学费。

家长们也向贷款的机构进行了沟通。“易可分的客服人员和我说,已经把钱退还给了学霸君。”燕子气愤地说,“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已经付过的费用现在在哪里?”

王斌是一位宁夏大学的大四学生,主教初中数学,迄今为止,他已经在学霸君当了两年多兼职老师。但当学霸君爆雷时,他所在的兼职老师群里的公司运维人员,很快全部退出群聊,只留下了一个机器人,王斌的当月工资就此没了着落。

但王斌说,让他感到更为震惊和难以理解的是,12月公司爆雷前,学霸君在双11和双12期间,却大做课程促销活动,上演了一出“最后的疯狂”。目前,王斌认识的分期贷家长中,最多的一位还有6万多元的学费待交,大部分人平均欠款1万-2万元。

李一向AI财经社提供了一份家长维权群里统计的待退款金额统计表格,在北京、天津、合肥、上海、长沙、汉中等多个城市,都有这类“分期贷”用户。家长们在不断和学霸君、贷款机构联系,但长时间的维权未果让不少人失去了希望,群里也渐渐没了声音。

教育“分期贷”已成行业惯例?

但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AI财经社了解到,这已经是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惯用操作。

燕子说,她同时在其他机构报了一个大专课程,对方采用的也是“分期贷”。但和学霸君不同的是,有时她迟交个10天左右也没有利息。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一位投诉的用户称,自己于2019年1月9日在尚德机构报名时,在自己没有看过协议的情况下,“被套路”了分期贷款,并且他说,自己分期还款时,晚还一天还要被扣去50元手续费。

在黑猫投诉平台的投诉内容以及家长们提供的信息中,与学霸君合作的金融机构涉及了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中信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91金融旗下的易可分、小恒钱包、TCL小贷金融等。据海尔消费金融官网披露,其与尚德机构、学霸君、平安好学、51talk等多家教育机构均有分期贷款合作。除了学霸君外,中银消费金融也曾因翡翠教育跑路、英孚教育退费难等问题被投诉。

2020年7月,央视也曾集中曝光过多家培训机构存在诱导消费者贷款问题,英孚教育、北大青鸟、仁和会计等机构均在列。报道中提到,很多教育培训机构销售人员在推销课程时,都强烈推荐消费者通过贷款的方式支付学费,甚至表示“零收入的在校学生或待业人员也可以办理”。这些机构主要抓住了以在校学生为主的用户心理,他们收入少、又对学习抱有极大热情,容易被这类分期贷吸引。根据报道,北大青鸟工作人员称,学生贷款较多,80%的20岁以上年轻人同意采用分期贷款。

当在线教育因为疫情按下了“加速键”,几大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展开“融资竞赛”的同时,由于竞争激烈、线上获客成本不断高企,也让众多中小在线教育机构的资金开始告急。延长“教育预付费”的周期,成为部分机构的“救命稻草”。

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就规定校外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学霸君的家长们均表示,在预付费时,学霸君的工作人员均未提到这一点。

而教育机构和金融机构合作,采用“分期贷”方式,也围绕这一规定打起了“擦边球”。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师萌表示,一些中小教育机构也往往选择体量较小和不知名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一旦教育机构资金链断裂,会对家长们的维权形成非常大的阻碍,更可怕的是,家长们还有可能因为停贷问题影响征信。

教育的“分期贷”本意是可以减轻学员的一次性付款压力,也可以让金融机构获得收益。但一旦教育机构爆雷,不仅学员和家长深受其害,当家长们不愿还款时,金融机构也将面临“坏账”风险。

日前,多地教育主管部门也针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的情况出台新政,对培训机构资金使用情况细化管理。2021年初,北京市石景山区教委向社会公开发布“石景山区预付式消费信用监管和服务平台”和校外培训机构注册名单,首批51家校外培训机构纳入预付费监管平台,接受实时监管。

上海市普陀区也开始试点培训机构预付费监管,通过资金监管和业务管理平台,规范收费和退费行为,降低培训机构预收资金风险。据悉,在该模式下,学生可以先上课后交费。

早在2019年,《人民日报》就曾刊文评论过教育分期贷乱象。文章中称,消费信贷是一把“双刃剑”,教育分期贷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教育分期贷理论上是让那些没有经济能力却想通过职业教育培训提升自我的人,通过助学分期贷款,找到发展进阶的梯子,这一项可以共赢的金融创新却在现实中容易变味。文章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一是培训机构夸大宣传、隐匿信息,把重心从教学转向了“拉客户”;其次是一些金融平台不断降低门槛、放松监管、弱化风险控制,让信贷“易借难还”。

教育分期贷和去年爆雷的蛋壳公寓的“租金贷”,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蛋壳公寓爆雷后,其放贷合规问题以及资金监管问题,也引发了广泛关注。

学霸君俨然成为了另一个“蛋壳公寓”。但无论是教育和租房,都不应该成为一场“金融游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燕子、李一为化名)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